尊龙孑然只为错过陈冲六大谜题揭示另一面

来源:未知日期:2018-11-17 浏览:

  自从高调与邓建国签约以来,影星尊龙已经在新老板的安排下接受了无数媒体的采访,他谜一般的身世、事业甚至情感被抽丝剥茧,变成文字,成为坊间流传的谈资。很难想像,这个曾经拒绝一切媒体,高傲地宣称不靠报纸出名的昨日巨星是如何忍受今日的喧嚣。在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,尊龙很明确地埋怨说:“我从来没有这样累过。”但他又心甘情愿,“一切都为了邓老板,我认为有义务帮他做这个宣传。”

  尊龙性格的突然转变,快得令人措手不及。究竟什么遭遇能让一个高傲了几十年的男人低下头重新审视生活?是否正如传说的那样在国外呆不下去了,所以杀回内地“混口饭吃”?他回国的原因究竟是什么?这20年里,他在国外做了些什么?是外人眼中的穷困潦倒还是他自言的自由简朴?为什么他性格里有很强烈的神经质?身为孤儿,他从小就渴望家庭温暖,但为何至今仍孑然一身?

  尊龙的性子很直,因此一直被别人说“耍大牌”。在上海宣传《自娱自乐》期间就曾让媒体等他很久。对别人的不满,尊龙毫不在乎:“我根本不适合这个圈子。这个圈子是无聊的,甚至还有点脏。我知道有人说我傲慢,说我脾气太糟,但没关系,因为我从不会去考虑别人的想法。”他的语气很平静,说得理所当然,“我是个孤儿,从小没有上过学,所以我不知道与人应该怎么交流,怎么对话。”

  是不是性格使然,导致了这20年来事业一直没有高潮?“我不像有的人,红了之后,就拼命地拍。这不是我的个性,我顺其自然,我要做一个艺术家,拍自己喜欢的戏,不喜欢就不接。”对于许多人认为他很神经质,尊龙大笑:“那是因为我太真,我不愿意故意去讨好别人,我的开心和不高兴都会表露出来,想到了就说,就做出来,这是神经质吗?我不知道。我是有些自我,但是我没有错……我错了吗?没有没有。”

  尊龙对于自己的形象要求很高,这也是他经常迟到记者会的原因之一,他自认为不是一个平常人:“我很干净,脸很干净,心也很干净。你看我的脸,是不是?”说话的时候,他一直在抽烟,一根接一根抽得很猛。

  打量他穿的红绸衬衣,质地很好,但不见名牌的LOGO,问他是不是对自己的外表很费心思,衣服很奢侈,他摇头又点头,说:“我和大家一样啊,会很在乎衣服的料子,衬衣的款式,纱和麻或者棉,是不是名牌无所谓。”优雅到苛刻的尊龙会不好名牌,实在是低调的托词,但尊龙坚持:“从小我就很穷,我很节省。我不会每一年换衣服,我会一直穿,只要干净就OK,花费真的很少。”他说:“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我与我的狗一起生活,我会不穿衣服,那样很舒服。”而他对于自己的年龄也十分介意,听到记者说他“50多岁”,他立刻打断并强调:“我并不知道自己生在什么时候,可能不是50岁。”言下之意,他可能更年轻或更老,“我觉得自己很漂亮,真的。”他如此自信,我们当然不能否认,何况他的确算个漂亮的男人。

  尊龙的俊美在20年前的《末代皇帝》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,但从那以后,他就将自己藏起来,偶然露一面,时间隔得久远。20年间,叫得出名字的作品只有十余部。他究竟在做些什么?尊龙说他一直都在拍片:“拍了很多,但是大部分都没有在国内发行,甚至在国外都很少看到,我还拍过卡通片《影子侠》。那些片子都不在(摄影)棚里拍,所以我到过澳洲、加拿大、英国取景。我还在日本开过演唱会,我不靠报纸出名,所以我从不请记者。”越说越激动的尊龙很快又平复了下来,“不过,这次我有义务为邓老板作宣传。”

  靠一部绝对中国的电影《末代皇帝》出名,拍完就再没有回头,究其原因,尊龙解释:“演完《末代皇帝》,两岸三地有很多人找我,但他们的戏没有好剧本,我就拒绝了,我一直很尊重故事,我不能两手空空辜负观众。而且我当时的经纪人是美国人,所以亚洲自然关注得少了。其实那个时候片子真的接得不多,在没有工作的时候我会选择田园生活,我感动于大自然的一切。所以在你想知道的那几年,我除了拍戏,就去享受大自然。”

  尊龙回忆,那时,他几乎没有在城市里居住,而是跑去美国和加拿大的森林、大海、高山待着,有一间小房子,和他的狗,每天看日出日落。“清新的空气,千年的古树,感受到它们,我就感动落泪。”尊龙说,在这样的环境下,他领悟到做人的真谛,“我讨厌应酬,不喜欢与人交往,所以我要在大自然中学习如何做人。”

  听来尊龙的生活过得真是惬意,不过很难想像不工作他如何维持这样闲散的生活。近年找他拍片的人并不多,即使被成龙请来出演《尖峰时刻2》,他也只是章子怡的配角。难道真如外界所言,他已经入不敷出,在国外混不下去,所以才回来找邓建国赏碗饭?对于这个说法,尊龙大笑,脸上尽是不屑与轻蔑:“老实说,我的存在就一直让某些人不舒服,因为我长得漂亮,他们就嫉妒,但我可没时间理会这些小人心小人嘴。”他说得斩钉截铁,“其实不需要钱也可以过得很好,做人不一定是为了钱。吃饭,每个人都需要,我只要够吃就行了。回来,是因为在国外看到国内的电视剧特别吸引我,有的时候甚至不参加宴会都不想错过那些剧。所以我就回来让自己拍这样的剧。”

  多年来,尊龙的私生活和情感也是个谜,他坦言心中想的一直都是“婉容”———陈冲(blog)。这个从小被打、缺少温暖、极度渴望爱抚的男人至今未婚。他笑言自己是个羞涩但态度鲜明的人,他承认是他没用,让陈冲跑掉了。而抚养他的那位女人不成功的婚姻是他一辈子的阴影。

  “我不孤独,我有狗,还有很多鸟,在家里,我亲自照顾它们。”但动物不是人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才该是人的幸福生活,更何况从小孤独的尊龙,“我渴望温暖,但还没碰上一个从早到晚让我看不厌倦的人。”难道这20年来,就没有一点情感火花?“也不是,有很多合作的女演员愿意跟我交往,还有的希望跟我生个孩子,但我太自我,不会是一个好父亲,既然我做不到,就不要让小孩失望,所以我拒绝。”拒绝爱情,拒绝婚姻,拒绝家庭,最终的结果就是拒绝了尊龙最渴望的温暖。对记者的这番理解,尊龙不以为然,他说:“我有很多影迷给我温暖,在日本有,那些小妹妹还给我织毛衣,这就够了。”看来,尊龙苦苦追求的并非是两人世界三口之家,与实实在在的温暖相比,可能偶尔的感动更让他痴迷。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